航空物流知识讲座-航班模式和包机模式

大家好。之前中国为了抗击疫情,全国人民都一起配合抗“疫”,现在终于初见成效了。但是,外国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增病例。这非常让人痛心疾首。不但因为可能会增多国内的输入性感染,而且这个疫情是一个全球范围的情况,是影响全人类的一个问题。我们都必须坚强,全心全力一起打好这场仗。

同时,这个情况对国内造成的一个现象就是,国内防疫物资生产供应商收到大量国外客户订单。几百万订单哗哗哗的涌向国外。正巧民航局为了疫情管控,也限制了商业定班航班 (Scheduled Flight) 的频率。导致很多货物一位难求。但是防疫物资需求量很大啊,而且要求的时效高,那怎么办呢?于是,很多人就想到包机出口的方案。

包机方案不得不说是个非常好的想法,一开始也还好,后来包机资源也越发紧张,包机价格也像普货一样,不断的涨价。民航局对于这种adhoc申请的货运包机航班,还是欢迎的。所以这两个月的包机就像雨后春春一样,密集的涌出来了。据说,上海4月货运日均飞机数量达到200架次以上,环比翻倍,同比达到140%增幅。

图片来源于经济日报

对于骤然增加的包机需求,我们是否对包机有所认识呢?现在的包机形式有哪一些呢?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。今天的内容稍微有点生涩,小伙伴们拿起你们的纸和笔,要记录好了哟。

在开始讲之前,我们必须搞清楚包机的定义。所谓的包机,在不同角色的人眼里,会有不同的解读。在代理的眼里,包机意思就是:我把一整架飞机或者飞机的部分仓位全部包了。我包的部分,都是只有我可以使用。这里涉及两个定义,一个叫全包 (Full Charter),一个叫部分包机 (Partial Charter)。一般我们现在说的包机,就是这层含义。而其他的定班航班,就是普通的商业航班。

但是,在航司,或者在民航局的眼里,包机并不一定就是这个意思。比方说,某航司申请了一个adhoc的包机航权,以定班模式运作。就是说,有一个定班包机在操作,但是这个航班的航权不是固定的,是单独申请的。这个航权,民航局是有权随时撤回的。举个具体例子:某XY航司,在CAN-FRA航线上,用777执飞一周三班的全货机。那么,在代理看来,就是XY航司有飞一周三班的定班商业航班。而事实上,由于广州的slot太紧张,不能完全满足一周三班的要求。但是这段时间有某个航司暂时退出市场,有个临时的slot位。因此,三班里面的其中一班全货机,不是固定航权和时刻,只能是用临时申请的adhoc形式,就是包机形式来飞行。在航司眼里,这样的模式就是两班定班商业航班 + 一班包机。只不过这个包机的时间稍微长一点,但是航权是不稳定的。

这种情况下,航司可以将这个临时包机进行灵活的调用,可以直接对外宣称是一个定班航班,也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,把它直接变成给代理的整班包机。

现在民航局欢迎这种临时的货运包机模式,所以现在整个市场都充斥着各种临时包机。这对货运来说,肯定是一件好事。我们也不需要太介意飞的这个是否定班商业航班还是临时包机。只要仓位落实了,其实飞什么机都是一样的。那仓位如何落实?这还不简单?就是订舱及时,付款迅速啊。

好了,接下来,我们要看看租赁飞机,一般会有什么形式。这时候,我们又要引入两个概念。总体来说,飞机租赁分为湿租 (Wet Lease) 和干租 (Dry Lease)。所谓的湿租,就是委托人在租赁飞机的时候,连同机组人员一起租赁。而干租就是其对立面,只租赁飞机裸机,不配备机组人员。

湿租其实比较常见,也很好理解。因为既然要租飞机,那么我肯定是想更省事,那么你把机组一起租借给我吧。但是干租既然存在,就一定有其合理性。举个例子:某某航司,运行CAN-FRA的客运航线,但是近期飞机都去维修了,没有飞机执飞,那么可能就需要租其他人的飞机。但是机组没有去维修啊,可以正常上班啊,所以就不需要对方的机组人员,单纯的租赁裸机,然后机组还是自己的机组人员。这就是干租的意义了。

说回货运包机。当我们真的要用到租赁飞机的时候,除了价格外,还有几个要素必须搞清楚。如果我们是直接向包机公司租赁的飞机,要提前问清楚该飞机是否拥有始发地和目的地的航权,始发地和目的地的地服协议是否完备,是否配备相应的操作人员,合同如何签,航线如何,机型是什么,时刻如何,付款要求怎样等等一系列的要素。当然,如果是向其他代理做包机,那就简单多了。一般这些要素都已经是完备的了。

下面我们来看看这几个要素是如何影响包机的运作的:

  • 始发地和目的地航权:这个很好理解吧?没有航权,谈何包机?
  • 地服协议:这个可能大多数小伙伴都会忽略的。这是个什么协议呢?就是该航司与始发地和目的地之间签署的关于地面操作的一些协议。包括和哪个仓库进行交接,由谁进行打板,由谁进行装卸货,有些什么设备可以使用?有谁进行起飞前检查(机务)等地面的操作。如果没有这个协议,那么是没有人帮你操作这个航班的,即使你有飞机,也只是空有一个飞机。不过话说回来,在申请航权之前,这个地服协议就应该先申请下来的,因为没有地服协议,航权一般也不会批。
  • 配备相应的人员:不同的飞机操作方式有不同,那么操作这个飞机的人是否合资格?是否具有经验?这些也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。
  • 合同如何签:合同上面的权责是否分明?有没有写清楚租赁人和承租人的权利和责任?是全包还是半包还是怎样?
  • 航线:这个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很弱智的问题,但是其实也有有必要搞清楚的。比如说,这个包机有没有中间经停什么站点?是技术经停还是怎样?这个也涉及到货物安全问题的。
  • 机型,时刻,付款要求:这些也是很显浅的道理了。

当然了,价格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但是也有一点要注意的,就是一定要了解到目前市场上,对应机型的价格大概在哪个水平,然后再去决定用哪个包机。因为有时候,有些便宜的包机,他的飞机其实是不太稳定的,假设你问了一个是要USD200万的包机,同样的机型,有人给你报USD150万 (对的,一般包机都是美金报价),那么就要搞清楚了。假设真的给你签了150万的合同,如果有人出价比你高,那么飞机就会飞去其他人那里,而推后你的包机时刻了。这样做很不厚道?其实并不然,这个道理跟我们做普货一样的。价高者得嘛。没有人会明明有200万的生意不做,去做150万的生意对吧。所以,有时候,真的不是便宜就一定是好东西来的。小伙伴们一定要多加留意了。

我们现在回到文章的一开始说到的问题,现在国外需求激增,导致空运需求爆发。那么,我们如何抓住这个商机呢?如果我们有口罩厂资源,本身又是做空运,岂不打通了前面的障碍?如果能够直接和国外买家对接,那不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,迎娶白富美。。。不,就可以为客户做更多的增值服务?

那么问题来了,虽然海外买家需求很大,但是要去哪里找这些海外买家呢?通过什么平台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有货源呢?聪明的人从来不乏渠道。他们现在已经在利用现代科技帮他们精准的找到买家了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这里看看: kpmedicalsupplies.com 据我所知,入驻的供应商已经开始走货了。如果你有合资质的供应商,不妨来这里看看。利用谷歌搜索引擎准确找到海外买家。话不多说,上图看询盘吧:

商家反馈:

询盘概览:

好了,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联系以上网站,说是Karron介绍的有惊喜哦。找不到联系方式的直接点开这里: https://www.kpmedicalsupplies.com/contact/

那么本期的内容就到这了。我们下期再见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